李思晓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战医归来表白 十八章-梦里暖阳
浏览: 147

表白 十八章-梦里暖阳 两人回了N市就开始各自忙碌起来,毕竟一个独揽大局,一个独当一面。但即使忙得再晚,李梦泽都会来见田阳一面,有时实在太晚了,想留宿一晚,却都被田阳赶出了门。居尚,设计部副总监办公室。田阳正拿着设计稿草图思考着布局,突然,手机响了。她拿起手机,是欧阳辰。“阳阳,依依发烧38度5。”“啊?!怎么回事?是不是着凉了?”田阳一听,焦急了起来。“别急,家庭医生已经来看过了,刚给依依吃了退烧药。”欧阳辰安慰道。他接着说:“晚上我有个加拿大的客户很重要,一周前就定了行程,保姆又回了老家,


表白 十八章-梦里暖阳

两人回了N市就开始各自忙碌起来,毕竟一个独揽大局,一个独当一面。但即使忙得再晚,李梦泽都会来见田阳一面,有时实在太晚了,想留宿一晚,却都被田阳赶出了门。
居尚,设计部副总监办公室。
田阳正拿着设计稿草图思考着布局,突然,手机响了。
她拿起手机,是欧阳辰。
“阳阳,依依发烧38度5。”
“啊?!怎么回事?是不是着凉了?”田阳一听,焦急了起来。
“别急,家庭医生已经来看过了,刚给依依吃了退烧药。”欧阳辰安慰道。
他接着说:“晚上我有个加拿大的客户很重要,一周前就定了行程,保姆又回了老家,阳阳,你下班后帮我带下依依好吗?”
田阳想都没想,“当然好啊,这样,我马上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一下,争取5点到你家。”
电话那头沉默稍许,
“谢谢你,阳阳!”
田阳把手头的事情跟助理交待了一下,拎起包正准备出门,突然接到微信视频电话,是依依。
小依依贴着退烧贴,嘟着小嘴,因为发热小脸通红,
“阳阳阿姨,快点来!”
看着她柔弱又萌萌的样子,田阳好是心疼,
“好——,马上来哈,阿姨给你煲鱼片粥喝。”
到了欧阳家才发现,手机快没电了,又忘了带充电器,算了,回家再充吧。
……
等到谈判结束,欧阳辰急忙赶回家,却发现已经晚上十一点钟。看到门口的裸色高跟鞋还在,心里踏实了许多。
一楼只留了客厅几盏光线柔和的立灯,这是去年他过生日,田阳送他的生日礼物,来自德国,简约而不简单。
看来是睡了。
他轻声上楼,缓缓推开依依卧室的门。只见一大一小两双拖鞋整齐地摆在床边。床上依依已经睡了,小脸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红了,应该是退了烧。小手却还抓着田阳的手。此时,田阳左手垫在头下,右手拉着依依的小手,侧卧着护在床边,或许是太累了,也睡着了。床头柜上还放着小半碗鱼片粥,这是依依最喜欢的主食。
此情此景,欧阳辰竟有种错觉,放佛在梦境,他最爱的两个女人就在眼前甜甜地、静静地睡着,让他情不自禁想用一生去守护。幸福难于言表,微笑慢慢在脸上漾开。
他走到床边,拿了一条真丝被轻轻盖在了田阳身上。他细细地端详着她,在小夜灯橘色灯光的映衬下,他越发感到她的美,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美,让人亲近却又不敢轻薄的吸引力,目光似乎也留恋,不肯离去。
好想时间在此刻定格。
他不舍地关上门,回到客厅,煮了杯蓝山,拿出刚刚讨论的项目书。
“你回来啦?”
田阳一边挽着头发,一边从楼梯上走下来。
“醒啦?”
他放下杯子,走到她身边,看着她一脸睡意惺忪,他喜欢看她最自然的状态,不见外、不做作。
“都这么晚啦!你也不叫醒我。”她看看挂钟,责怪他。
他微微一笑,
“知道你累了,让你多睡会。”
“不行——再睡都到早上了!”
他就这样笑吟吟地看着她微怒的样子,良久,他开口,
“我希望你留下来。”
他双眸炯炯,突然认真地看着她说。
田阳顿了一下,故意打岔:
“那个,锅里还温着鱼片粥,我帮你盛一碗。”
说着向厨房走去,却被他一把拉住,险些投入他怀里。
“阳阳,留下来好吗?这个家需要你。”
她看到了他灼热的眼神,不经意地避开,
“我……”
这时门铃响了,欧阳辰不舍地放开了她,低声说:
“我去开门”。
田阳这才舒了一口气,刚刚几乎被他吓了一跳,好尴尬的局面。
门开了,只听欧阳辰阴沉地说了句
“你怎么来了?”
很显然,来者不受欢迎。
“下午我碰到了你助理,听说依依病了,我赶紧过来看看。”声音虽大却并不坚定。
“赶紧?”欧阳不屑地哼了一声,印象中田阳似乎从没听到过他用这种语气跟别人讲话,不禁好奇地往门口走了走。
“吴小姐,现在已经夜里十一点钟了!”语气中略带气愤。
“我,我只想看看依依……”
她刚要推开欧阳辰挡在面前的手臂,就一眼看到了头发有些凌乱、衣服微皱的田阳。
脸上露出一丝轻蔑,
“怪不得不让我进,欧阳辰,想不到你这么快就给依依找了后妈!”她突然怒不可遏地指着田阳。
看到这里,田阳恍然认出了眼前的吴彦,自从婚礼后她再没见过她,心想可不能就这么误会了,赶快澄清,
“你误会了,我们不是……”
“没错!我就是喜欢她,她比你这个亲妈好过一千倍!”欧阳辰突然打断田阳的话。
“你,你们,我不管,我要进去看我女儿!”吴彦说着就要往里冲,却被欧阳辰一把拽住,推到门外。
“请你酒醒了以后再来!”他厉声喝道。
田阳也才注意到吴彦一声浓妆淡抹,时髦前卫,隐约一阵酒气在身,怪不得听声音也有些含糊,不知是去应酬还是纸醉金迷去了。
被他这么一喝,吴彦虽气不过,但又自知理亏,她更清楚他的脾气,只得转身愤愤地离开。
关上门,欧阳辰叹了口气,拿起手机,
“代驾吗?这里请你现在过来,地址是……”
他还是担心她,怕她酒驾出事。
“欧阳,我先回去了,退烧药十二点要记得再给依依……”
“还记得大学时,院里搞的那场设计比赛吗?”他仿佛没听到她的话,边说边拉她坐下。
时光回到了8年前……
“哎呀,阳阳,快点!据说这次设计比赛可是你们建筑系大四男神欧阳学辰一手操办的呢,快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。”李蜜一边说,一边拽着田阳往校礼堂跑。
田阳听了忍俊不禁,
“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!跟你说,我这‘拖儿’可是要收费的!”
到了礼堂,李蜜就丢下了她这个“拖儿”,自己到人群中去找男神了。
其实,就算不是因为李蜜,田阳自己也要来的,这是他们学院每两年才举行一次的设计比赛,战医归来也是整个D大影响最大的活动之一,很多全国知名的设计企业都会到这里来挖人才,因此一些有才华的学生会紧紧抓住这次机会找到“伯乐”。田阳想想,大学四年她最多也只有2次参赛机会,所以为了完成参赛作品,她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掌握设计潮流、寻找灵感、定主题、定基调,最后再绘制出来。
她四处看看,在一副作品前停了下来,若有所思。
“我也很看中这一幅。”一个清亮的嗓音在她的耳后响起。
但她却并没有回头,而是指着裱框右下角说:
“好像每幅作品都只有姓名,却没有题目哎。”
说完她才回头看身后的人,他身材高大挺拔,穿了一件白色衬衫,袖口卷起,牛仔裤是带有一两个破洞的休闲款,随意而不失庄重,面容清秀俊朗,笑起来,有一对好看的酒窝,就像《冬日恋歌》里的裴勇俊。
欧阳辰恍然:“Oh!No!谢谢你啊,同学!”
刚转身又回过来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田阳笑而不语,指了指作品的右下角。
欧阳辰一时愣在那儿。
“学长,看看横幅怎么样!”还没来得及再和她说上两句,便被人拉走了。
……
说到这里,欧阳辰低眉浅笑,
“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人置于如此尴尬的境地。”
田阳垂帘不语。
“也许你们都认为我风流倜傥、闲云野鹤,可这么多年来,我心里从来都只有一个人。”
他扶住了她的双肩,“是你!”
“当我兴高采烈地告诉老余,没想到直到大四,我才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孩,决定要追求你时,一向消息灵通的他却黑着脸告诉我,你会对所有对你表白过的男孩刻意保持距离,后来问了李蜜才知道,你心里的那个位置,早已被别人占据。”
他轻轻叹了口气。
“可我就是忍不住要靠近你,不愿和你之间永远都有一段无法逾越的距离,所以,我放弃了表白,把它深深藏在心里,把自己伪装成学长,仅仅是学长。”
田阳有些惊异,这么多年,他对她关爱有加,可她从未往这方面去想。
“可你和吴彦……”
“吴彦?我真是希望你在吃她的醋。”他自嘲道。
“那年长三角的设计界年会在N市举行,她作为社交界名媛,自然也去了。因为初出茅庐,刚刚崭露头角,面对大家们的肯定和称赞,就多喝了几杯,没想到,竟然糊里糊涂和她睡在了一起,有了依依。”他用手托着额头。
田阳并未想到,事实会是这样。得知他们的喜讯后,同学们都说真是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的一对,连李蜜都自叹不如,从此断了对男神的念想。
“可,再怎么说,你们有了女儿,她毕竟是依依的妈妈,好好相处才是。”田阳抬头看着他说。
“是,我们都在努力适应对方,可最后还是失败告终。我们之间没有共同的生活环境和文化背景,没有共同语言,也没有相同的兴趣爱好。作设计,一定要有独立的空间和时间,常常把在工作室一呆就是一整天,因为晚上相对安静,灵感也最容易捕捉,所以我常常会凌晨才回来。可她不能理解,对我横加抱怨,竟然会想到我是嫌弃她、在外面找了别人!所有的解释她都听不进去。这样的争吵时常发生,依依是我回家的唯一理由。刚才,你也看到了。”
是啊,一个出身书香门第,一个靠身材、脸蛋博得上位,表面上的般配,未必就代表精神上的默契。
“可是,时间也许能改变一切。”
她说。
他的眼眸空洞无神,充满了绝望,
“这不是直接原因,是因为她整天除了走秀、和完成各种通告外,还是那么贪玩,经常和那些狐朋狗友泡吧直到深夜,依依只能完全交给保姆,她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母亲!”
田阳看到他我紧拳头的右手,印象中很少见他发火。
他深呼了一口气:“不提她了好吗?”
她轻轻点头。
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,眼里满是柔情,
“可你不同。还记得那年我带依依参加你们居尚的酒会吗?由于我们平时带的少,两岁的依依很怕生,一看到这么多陌生的大人、陌生的场地,就哭个不停。我一时也束手无策。这时的你突然出现,就像个天使,拿出了包里的hellokitty钥匙扣,蹲下来,给她讲故事。”他的眼睛弯弯,连眼睛里都是笑意。
“后来,你经常来看她,在我忙的时候做饭给她吃,带她去游乐场,幼儿园老师都以为你才是依依的妈妈。”
他忽然认真地看着她清澈的双眸说:
“阳阳,你是我和依依都认定的那个人!”
田阳扭过头去,
走到一边,背对着欧阳辰,
“对不起——”
欧阳辰摇摇头,追过去,
“最近你不在N市这段时间,手机关机,微信、email全都不回,音讯全无,我去找了李蜜,她告诉我,李梦泽已经去海南找你,我了解你们间的感情,尤其是你对他的守候,我决定成全。可我心里真的好难受,那晚便去酒吧买醉,最后还是老板送我回了家。”
“可当我看到依依,每次问我为什么阳阳阿姨这么久都没来看她,我可以给她最好的物质条件却无法给她一个完整的家时,我的心在滴血,于是,我做了一个自私的决定:留下来,好吗?”
他拉起了她的手。
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,田阳抹了抹泪痕,
“对不起,欧阳。”甩开他的手朝门口跑去。
“就算为了依依!”他大声挽留。
田阳默默低下头,强忍住内心的纠结和痛苦,
“记得12点给依依换一次退烧贴,我,我会经常来看她。”说完便推开了门,跑了出去。
明明是仲夏夜,田阳却觉得好清冷,他真的对她很好,事业上,他推荐她到更好的岗位,给她提供最好的学习机会,不如意时给她加油打气,他们一起打球、一起带依依去郊游,还有几次不得已冒充依依的妈妈参加幼儿园的亲子活动……对于小依依,她更是有太多不舍。
想到这,不禁已泪流满面。
车子明明就停在别墅院外,却感觉好远,走了好久好久。
透过泪水模糊的视线,穿过昏黄的路灯洒下来的光线,她隐约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,斜靠着车门。
“你怎么来了?”
是李梦泽,这么晚了,他怎么会在欧阳辰家门口?
他笑而不语,晃了晃手中的手机。
这时她才想起自己那早已关机的手机,尽管没有明文规定,可每天见她是他雷打不动的行程,他定是打了她无数个电话,好在是关机了,不然手机还不被他打爆!关机都能找到我,突然感觉似乎再也逃不出他的世界。
田阳眨了眨眼睛,努力不让他看到眼泪,故意白了他一眼。
“哭了?”
他慢慢靠近,抬起她的下巴,双眼肿得像核桃,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。
轻轻帮她擦掉泪痕,李梦泽皱起眉头:“他欺负你了?”
看着他严肃又霸道的样子,倒让田阳破涕而笑,
“你什么时候看我被别人欺负过?除了你!”
他抿嘴一笑,高中时,全校人都知道,她是个又能学又能打的超级校花,更何况还有体育老师老爸罩着,别人只有被她欺负的份。
她低下头,只觉得见到了他,所有的不快乐都可以释放,一时又抽泣起来,“我只是,只是……”
他一把拥她入怀,什么都不再问。
“我永远是你的港湾。”轻抚着她的头。
就这样,良久,见她情绪渐渐平静下来,
“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拉起她上了PAGANI。
“换车了?”等田阳缓过神来,发现并不是自己的高尔夫,而是一辆很炫的、只有两个位置的PAGANI敞篷跑车。
他嘴角轻轻上扬,划出了一道极好看的弧度,帮她系好安全带,挂档、踩油门。
“喂!我的车!”田阳叫道。
“明天会有人送到居尚。”
他双眸专注地注视着前方,阳阳,这辆车是专为你买的,色彩炫酷,是因为我要告诉所有人,我恋爱了,女主角是你!这两个人的空间,是因为,我的世界,只容得下你和我。
欧阳辰站在窗边,看到了这一切,垂眸,转身。
盖好被子,田阳转过身背对着他,“回去吧。”
他明明知道会等来这么一句,却真的不想走,她这个样子,放心不下。
“往里边挪挪鞠兴浩,嗯——好累啊,不走了!”
他故意打了个哈欠,一下躺在她身边。
“才不要!”田阳吓得一屁股坐起来,使劲把他往外推。
“你这个样子,我怎么放心!”他温柔地看着她,眼里满是担忧。
她不由分说地往床下踹他。
“好啦!开玩笑的,看你睡了,我再走。”
他只好起身,坐在她床边。
他没有问她和欧阳辰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?因为他相信,她从来不会摇摆不定,一定是拒绝了欧阳辰,又觉得亏欠他、对不起他,才会把自己弄成个泪人。田阳向来打抱不平,爱憎分明,投桃报李,从不会忘记感恩。
李梦泽心里清楚,平心而论,欧阳辰绝对是个有力的竞争对手。从刘志那,他早就知道了欧阳辰的存在,他关心她、帮助她、陪伴她,出身大家族,有才又多金,温柔体贴,再加上个小可爱,若不是田阳一直深深地爱着他、等他,若不是自己及时回国,重新走进田阳的生活,他真担心会被这个家伙捷足先登。可换个角度,他还要谢谢他,这么多年,他不在,还好有他一直守护在她身边。
帮她拉了拉被子,轻轻带上了门。到厨房烧好一壶开水,凉在餐桌上,倒出半杯,放在了她的床头。低头看看手表,已经凌晨2点钟。轻吻了她的额头,离开。

全文详见:40962.html

TOP